首页 备孕 孕前 生男生女 孕期 胎教 孕期检查 分娩 待产 方式 产后 调理 疾病 育儿 新生儿 0-1岁 早教 智力开发 新闻 不孕 避孕

当前位置:宝宝部落 > 早教 > 家庭教育

15岁少年闯卡打死73岁防疫人员,是谁给他的胆?

来源:家长会了么 发表时间:2020-04-09 08:56:50

73岁的李灿良老人是山东泰安岱岳区一农贸市场的防疫人员,主要负责防疫卡点的信息登记、体温检测,车辆排查等工作。

15岁的宋某为该市场一商户老板的儿子。

3月23日上午10时许,宋某想引导没有经过消毒的货车进入市场,李灿良上前阻拦,宋某不服气就动了拳头。

老人倒地后,宋某还没有停手,直到老人脸开始发紫,并出现尿失禁。被送到医院,心跳呼吸都没有了,最终抢救无效去世。

事后有媒体连线涉事双方家人,宋某的母亲张女士称,是对方先动手,孩子才开始反抗的。她查看网传的冲突视频后认为,当时有多人围在孩子身边拉扯,老人倒地瞬间没有被拍到,无法证明是孩子行为不当。

宋某的行为引起社会广泛关注,网友们纷纷表示:对犯罪分子绝不能姑息,一定要严惩不贷。

愤怒的网友们都在担心,打人者15岁,从法律上讲还未成年,他会不会因此被轻判了,从而逃脱了应有的惩罚。

我国未成年人犯罪低龄化,暴力型趋势日益严重,每一例新闻报道闻之都令人痛心疾首,更让人心寒的是因施害者未成年,他们受到的惩罚往往都比较轻,难以平民心,泄民愤。

2004年7月,黑龙江13岁的男孩赵立宝强奸了同村一名14岁的女孩。

法院判决赵家赔偿女孩家9000块钱,赵立宝当庭释放。没想到,赵立宝怀恨在心,第二天晚上当着女孩面把女孩的母亲杀死。

最后只是被判处一年半劳教。 

2018年12月,湖南沅江12岁的杀母少年吴某康依法无罪释放重返校园,公众舆论一片哗然。

大家并不是一味要求对未成年人施以重刑,但把明显具有社会危害性的孩子直接放归社会,如果我是这所学校的孩子家长,我也会怕。

2019年3月,四川雅安市宝兴县一杂货铺女店主被人劫杀,后经调查确认,杀人者为三名未成年辍学少年,年龄分别为14岁、15岁、16岁,被害人家属提出88万赔偿金,三个孩子家属均称家庭困难,只愿承担两万元赔偿,受害家属说:“刑法管不了,其他没人管!”

2019年10月,大连一个未满14岁的男孩,杀害了一个10岁的女孩。而由于男孩还差两个月才满14岁,即便身高1米75,体重超过140斤,但按现有法律,他依然不负刑事责任,只被收容教养三年。

网友们只能一声叹息:三年后出来还不满18周岁,还能再干点更惊天动地的大事!

情绪不能等于正义,个案也不能突破法律。

法律的严肃性决定了它不会因为几起极端案件而轻易改变,但未成年人犯罪,14周岁、18周岁的刑事年龄的确已经不太合适目前的形势了。

现在刑法的刑事责任年龄是1979年制定的,40年间我国的经济已经发生了多大变化?现在的孩子,每天接受的信息量相比40年前,何止百倍?

随着信息获取渠道的增多,现在的孩子越来越早熟、越来越聪明,他们的能力和能量已经大大超乎我们之前的想象。

无论从体能还是心理,现在的孩子早已“成人化”了,作为一个教育工作者,我甚至听到过小学一年级的孩子说:小孩杀人不会判刑。

细思极恐。

当我们的未成年人拥有越来越大的破坏力的时候,如果我们对他们的约束力跟不上,那么,这种保护就会成为犯罪的保护伞,这些被保护的“恶人”终将成为破坏社会秩序的罪魁祸首。

《刑法》和《未成年人保护法》应该是保护未成年人免受伤害,而不是保护未成年人渣伤害他人。

每一次严重的未成年人犯罪案件出来,都会引起一波新的社会舆论,其中最大的呼声,就是――下调未成年人入刑年龄。

有人说调到12岁,有人说调到10岁。

作为一个小学老师,一个6岁孩子的母亲,我的建议是:直接取消刑事责任年龄!

如果真的有可能下调,调到6周岁都不为过。杀人偿命 ,欠债还钱。这个最朴素的道理小学一年级的孩子是完全可以理解的,也是应该早就明白和遵守的。

如果不能明白,那就让法律来告诉他,告诉他的父母。调低法定入刑年龄,对成年人也是一个警醒:你惯孩子,法律可不惯!不想让孩子背负法律责任,就把你家孩子教育好!

不切实际的过度保护对未成年人也是一种伤害。因为过度保护的同时,也保护了未成年人的任性。

今天的熊孩子,明天的恶魔。惩戒是孩子成长路上的一味良药, 它可以使人清醒,让人在歧途上止步。

未成年孩子犯了重罪,如果得不到应有的惩罚,也容易让受害人家属心理上受到二次伤害。

还记得2018年张扣扣杀人案吗?

22年前亲眼目睹其母被邻居重伤致死,邻居没有得到应有的惩罚,一直怀恨在心,于是,他22年后杀害了邻居王家一家三人。

虽然张扣扣私自复仇的行为不会得到法律的认可,最终以死刑落幕,但谁能保证那些走投无路,深埋仇恨的受害者家属,在某一天会不会也做出一个震惊世人的案件呢?

孩子犯了罪,国家不好管,家长不会管,真要让被害人家属忍无可忍,进行私刑吗?

调低入刑年龄和对未成年孩子加大惩罚力度,的确可以达到震慑罪犯的目的,但它并不是遏制青少年犯罪的唯一办法,我们还可以寻找更有效的,更多的渠道来解决犯罪低龄化问题。

如果每次要都等到付出了血的代价才想起去挽回,去补救,或者去惩罚,这代价有些太大。

提前预防、防患于未然才是根本,也是解决之道。

父母和老师,应加强孩子的思想道德教育和普法教育。

冰冻三尺,非一日之寒,父母应从小培养孩子学会正确管理自己的情绪,敬畏规则,遵守社会基本公序良俗。

对有暴力倾向和攻击性行为的孩子,父母应多关注,多和孩子交流,父母真的无力应付的问题,也可以请求专业心理老师来帮助解决。

越早介入,对孩子矫治的难度越小,收益越大。

针对已经涉嫌违法犯罪的未成年人,应设立专门机构,秉持教育与惩罚相结合的理念。

对一些犯严重罪行却不满14周岁的未成年人,公安机的做法一般是交由其父母严加管教,但这显然不合理。

有严重犯罪行为的孩子,家庭教育一定存在缺失,以前没教育好,现在怎么可能教育好?

甚至有的家长,自己根本不知道怎么管教孩子,湖南沅江弑母案中的父亲,说他其实把教育孩子的希望寄托于政府和学校。

教育、感化、挽救一个违法犯罪的未成年人,并使之转变成对社会有用的人,远比粗暴地谴责、惩罚更有价值。

目前,未成年人保护法正在重新修订,新修订的法律将会规范司法保护的范畴,加大对未成年人犯罪的预防和惩戒力度。

预防未成年人犯罪,是每个家庭、每个学校和这个社会的共同责任,也是历史赋予我们的神圣使命。

下一篇:返回列表

相关文章

    无相关信息

热门点击

最新资讯